主页 > Q生活台 >神学非哲学,哲学非神学

神学非哲学,哲学非神学

作者: 时间:2020-07-27 712° Q生活台

神学非哲学,哲学非神学

 

上一则文章提及到宗教哲学最基本的问题:何为宗教。分析哲学的赢德尔(Keith E. Yandel)如此定义宗教:「诊断」人类所面对的基本问题,并且为其提供「治疗」之过程。问题在于赢德尔这种不提及超自然力量的「去神化」定义令宗教完全无法与哲学区分起来。存在主义也是在诊断并且治疗人生之问题,难道存在主义又是宗教吗?因此,我等当再加入欧陆哲学中黑格尔––齐克果留下来对宗教特点的刻画:相信「神」或超自然力量存在。宗教对人生问题的诊断和治疗是建基于相信一套对超自然力量的前设。以严格的分析哲学语言表达,就是:

当然,齐克果或会对此定义有所质疑,因为在这定义中,宗教的信仰对象好像变成了那堆前设而非那一个超自然力量(上帝)本身。我等暂且不处理此问题。所有宗教皆不可能只有一个「神存在」的前设就能够发展出教义。即使是一神教,也要对这个神有相当多的前设,才能发展出教义。例如犹太教的上帝雅显维(Yahweh,耶和华是拉丁文的误译);犹太教除了要对其神性作出相当的前设(例如上帝是慈爱的,上帝是公义的)之外,还要为其与世界之关係作出很多的前设,包括创造天地、救赎犹太人和末世审判。三大支柱被基督宗教发扬光大;当然伊斯兰教也继承了创造论、救赎论和末世论的理路,不过显然在救赎论上只是重覆犹太教,而没有太多创新。由于基督宗教对上帝的前设乃是三位一体,性质更複杂,因此可以令上帝与人类拉近,透过基督道成肉身、死而复活救赎万民。

在众多对超自然力量的前设互相交织之下,宗教就发展出一套。当中个别的概念,成为了教条(doctrine),有些是建基于其他教条而推论出来的,例如因为「人有上帝形象」,所以「不可杀人」,有些却本身就是前设,例如「上帝是爱」。然而,宗教的系统与哲学的系统完全不同。第一,宗教的系统是建基于对超自然力量的前设,其真实性是不可知的,只能以信德(faith)去选择是否接受这前设,但哲学却是不断质疑各种主张基本前设的反省活动。第二,由于宗教内前设甚多,宗教的系统内是容许存在不一致甚至矛盾的教条,但严格的哲学理论系统却容不下内部的不一致。最简单的例子就是「三位一体」,一个上帝有三个「位格」,又一又三,表面听起来就是直接的矛盾。

几乎所有宗教的系统当中都会出现逻辑不一致甚至矛盾的内容,需要解决。例如伊斯兰教《古兰经》中一方面对其他一神教的人相当宽容,说「假若信奉天经的人信道而且敬畏,我必勾销他们的罪恶,我必使他们入恩泽的乐园。」(古兰经5:65),另一方面又说「即曾受天经的人,你们要与他们战斗,直到他们依照自己的能力,规规矩矩地交纳丁税。」(古兰经9:29,马坚译本;另外32:36支持杀戮和俘虏有经者)而犹太教《希伯来圣经》<约书亚纪>中以色列人对迦南人的屠杀更是违反十诫,为何上主会叫彼等去屠杀当地人呢?(按:约书亚纪所载的事件真实性在历史学和考古学上非常可疑)就算是佛教也面对内部矛盾:佛教一方面相信人死后会轮迥,另一方面又说「无我」,死后就没有自我,那幺若有个人P1死了有轮迴重生为P2,既然P1和P2不共享同一个自我或者灵魂,我等又怎能说P1轮迴成为P2呢?彼等既是两个不同的人,又怎可以说P1轮迴成P2呢?

面对内部矛盾、不一致,或者不清晰的地方,各个有系统的宗教都需要发展出神学去处理;基督宗教、犹太教、伊斯兰教、印度教、锡克教、奢那教的神学都非常发达。佛教不信神,所以佛教的神学当称为佛学,其複离程度不亚于基督宗教神学。一个宗教的教义愈鬆散,神学就愈不发达,所以中国的民间宗教和道教没有严谨的神学,你也很难找到一套萨满教或是北欧诺尔宗教的神学理论。在处理宗教理论内部矛盾时,神学都会大量引入哲学理论。希腊哲学就对中世纪的基督宗教神学(柏拉图主义及亚里士多德主义成为当时的两大派系)及伊斯兰教神学影响极为深远,亦冲击了犹太教(例如迈蒙尼德Maimonides引入新柏拉图主义)。佛教、锡克教和奢那教的发展本身更是与哲学分不开,甚至印度教的前身婆罗门教之下也出现了「古印度六派哲学」(Mimāṃsā、Védānta、Sāṃkhya、Vaiśeṣika、Nyāya及Yóga),与印度哲学辩论乃佛教和奢那教当时迫切的任务(锡克教很后期才出现)。

然而,基督宗教神学对哲学的态度长期以来也很恶劣,不懂得知恩图报、饮水思源,反而恶言相向。中世纪神学家圣达弥盎(Petrus Damiani,或译圣达米安,1007~1072)曾说过「哲学应像婢女服侍主人一样为圣典服务。」结果后来演变成「哲学是神学的婢女」;用今日的广东话来说,就是「哲学只係一个帮神学做论证嘅契弟咋」。然而,没有了哲学,神学甚幺都不是。神学是个瘫子,哲学是扶他走路的护士,没有了哲学,神学就只能躺在地上。没有逻辑学,你怎样处理神学内部的理论矛盾?没有伦理学,你讲甚幺道德推论?没有知识论,你怎样解释宗教的知识真实性?没有形而上学,你用甚幺语言去解释清楚上主的存在和人的存在?

遗憾的是,香港基督新教的神学院大部分都只提神学这个瘫子,却没有为学生打下良好的哲学根基,甚至没有强制神学生修读基本的哲学课程,结果福音派、基要派和灵恩派(部分灵恩派的更是没有读过神学就当上牧师传道)的牧师传道经常发表令人震惊的反智言论,例如林以诺以吸毒和癌症比喻同性恋,明光社经常出现的滑坡谬误(将反性倾向歧视与同志婚姻拉上关係),苏颖智曲解罗马书叫人顺服掌权者等等。不个的话,你可以试一下随便进一去一间教会,问彼等的牧师以下问题:

 

·        亚里士多德的神观与基督宗教的神观有矛盾吗?

·        圣奥古斯丁与圣亚奎那对人性的看法有何分别?

·        笛卡儿如何论证上帝存在?

·        康德将上帝当成设准(postulate),这合乎基督宗教的神观吗?

·        黑格尔对三位一体的解释合乎基督宗教的三位一体观吗?

·        齐克果如何理解基督信仰的本质?

 

以上六条问题当中,如果你能够找到一个牧师,有能力回答以上其中一条的话(只是能够回答,而非答对),这位牧师已经很了不起。就算你走到去圣公会、信义宗、归正宗或是循理宗的教会里,也未别找到多少个牧师有能力回答以上其中一条问题,因为彼等可能只是学过很简单的哲学概论。唯有你在天主教的神父当中才能找到能够回答以上六条问题的神职人员。

宗教哲学不仅仅是扶起神学这个瘫子而且。神学没有了哲学,甚幺都不是,但哲学没有了神学,依然健全。只是宗教哲学却不能没有宗教这个研究对象。任何一个宗教之哲学与一个宗教之神学最大的分别不仅在于后者依赖前者而生存,。神学的根本目的就是护教––处理关于超自然力量之前设和教条之间产生的内部问题。神学不可能推翻宗教本身的前设。但哲学却可以检视一个宗教的前设,并且跳出该宗教之限制,以旁观者之角度考察这个宗教。

在六十年代无神论邪说横行法国之时,法国哲学家埃基安·吉尔森(ÉtienneGilson, 1884~1978)逆流而上,致力研究被当时哲学界视为落后的中世纪哲学,写成《基督宗教哲学》一书;然而书中对基督宗教哲学之定义较为狭窄,仅指教宗利奥十三世在<基督宗教哲学通喻>(Dephilosophia christiana ad mentem s. Thomae Aquinatis Doctoris Angelici inscholis catholicis instauranda)提到的「哲学思维」:处理信德(fides)与理性(rationis)之关係,然而如我上述所言,这样只算是一个借用了哲学工具的神学,而非基督宗教哲学。惟有彻底检视基督宗教之前设,才能称得上是基督宗教哲学。要检视一个宗教的前设以及整个前设构成的教义系统,如何诊断及治疗人生之问题,宗教哲学必须掌握得到其所研究之宗教之核心信仰。

无论是研究那一个宗教的哲学,我等必须搞清楚我等并不是在研究神学。当然,两者研究的对象相同,方法也类近,但是,只有哲学才能看到更宏观,更大的图像。这就是为甚幺自称不是哲学家的齐克果既是哲学家,也是神学家,而巴特这个小人物就仅仅只能是一个神学家,不可能是哲学家。


上一篇:
下一篇: